風雨同舟憶趙公
來源:九三學社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支社 許進  日期:2012-01-19  瀏覽次數:


1986年10月17日,趙偉之秘書長(后排右一)陪同周培源副主席(前排右一)向許德珩主席(前排左一)祝賀生日,后排左二為許進




1986年10月17日,許德珩(前排左一)與向他祝賀生日的朋友們合影。前排右一為潘菽。后排左起:胡德平、趙偉之、柯召、武連元、郝怡純、安振東、徐采棟


趙偉之趙公離我們遠去已半年多了。去年3月,我得知趙公因腦部發現腫瘤而住院,深為他的健康擔憂。我到醫院看望趙公,他躺在病床上,已經虛弱得難以開口講話。陳抗甫副主席握著他的手深情地說,為了九三,你工作到八十歲才退休,令我十分佩服。為了九三,你一定要活到一百歲。趙公聞聽后,微微地笑了一下。我走到趙公的跟前,握住他的手,祝愿他再次戰勝癌癥,早日康復。從病房出來,趙公的大公子向陳主席匯報了治療方案。我們大家都希望趙公揮戈返日,再創奇跡。誰知,相隔不到兩個月,卻收到了趙公西去的噩耗。那次在醫院的會面竟成永訣。嗚呼!

我與趙公相識于三十年前。當時,各個民主黨派剛剛恢復工作后不久,百廢待興,日常工作繁重。一天,社中央秘書長孫承佩同志來我家向我祖父許德珩匯報工作。他告訴我祖父,社中央準備調天津分社的趙偉之同志到社中央任副秘書長,協助他本人的工作。我祖父慨然同意。此后,趙公經常來我家與我祖父商量工作,成為我家的常客。即使在我祖父晚年長期住院期間,趙公也沒有中斷與我祖父溝通社中央的工作情況。因此,我漸漸地與趙公熟悉起來。在我的印象中,趙公除了與孫公同樣地沉穩之外,還有幾分決斷。在工作中,他們都繼承了九三學社老一輩領導與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風雨同舟的傳統。

200593,我有幸受邀參加九三學社成立六十周年的慶祝活動。在京西賓館大禮堂外面的大廳中,我看到趙公與原秘書長劉榮漢劉公在談話。趙公面色紅潤,說話聲音洪亮。我走近他們,聽到他們兩位說,當年許德珩與潘菽創辦九三學社不是為了將來誰當主席,誰當副主席,而是為了民主與科學。我聞聽后十分感動,我對兩位前輩說,您兩位算是掌握了九三學社的真諦。他們聽到我的聲音,抬頭一看是我斗膽插話,于是中斷了談話。趙公對我說,許進,你不務正業!趙公的話無異于當頭一棒,令我無言以對。我祖父經常教誨我:“你將來一定要腳踏實地。一定要自食其力。我們家最鄙視不務正業的人”。趙公的訓戒是從何談起呢?令我一時摸不著頭腦。看到我疑惑的表情,劉公接著說,趙公說得對,你不加入九三就是不務正業!你是不是盡顧著掙錢了?兩位前輩的話醍醐灌頂,令我醒悟。我連忙回答說,原來不加入九三就是不務正業呀!我一定改正!一定改正!回想起數月前,韓主席對我的教誨,我很快就提交了加入九三學社的申請書。不久后,我光榮地成為了一名九三學社社員。

20079月,邵鴻副主席命我陪同《許德珩傳》的撰稿人胡志亮教授在北京采訪。一天,我們到趙公家中拜訪。趙公回憶了他與我祖父十年共事的往事,他說他們的交往大都是日常工作方面的事情,比較瑣碎。令他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是許老對于干部的任用十分關心。比如茅以升茅老的安排問題,他不僅親自找中共中央領導同志說明情況,還督促我們多次向中央統戰部反映這個問題。最后,茅老在全國政協六屆二次會議上被增補為副主席。后來,我一直負責社中央的組織工作,許老的事跡對我影響很大。

趙公去世后,我看到一些回憶他的文章,其中提到他曾經作為社中央副主席的候選人,但是在選舉中落選了。我也聽到一些老同志向我反映,如果不是趙公讓他們提前退休,他們的退休金會比現在多很多。這令我想起1957年我祖父因為社務工作方面的一些問題,比如大發展,工作作風等,曾經受到批判。在一次批判會上,有人替我祖父解圍,他說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我認為,趙公作為九三學社中央機關日常工作的負責人,他在執行中共中央決策和社中央決議的過程中難免出錯、難免得罪人,這是他的工作性質使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對于這一點,大家終究將釋然。在趙公的告別儀式上,我看到中央統戰部一局易玉娟副局長難抑悲痛和眼淚,我認為這是對于趙公幾十年來與中共風雨同舟經歷的肯定,是對于趙公的慰藉。

在趙公告別儀式的簽到薄上,我看到了周茹蘋姑姑的簽名。周姑姑一直追隨先主席周培源公公左右。她在病中仍委托朋友代她在趙公告別儀式的簽到簿上簽名,這說明周老對于趙公的工作也是充分肯定的。

我愿像趙公那樣,一心為社奉獻,不計個人得失。趙公安息。

    
    
    
    
    
    
快乐十分任选五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