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后期的形勢和“民主科學座談會”
來源:   日期:2010-06-23  瀏覽次數:

第一節    九三學社產生的政治和歷史背景

九三學社的建立同抗日戰爭時期國內的政治形勢密切相關。

1931 年“九•一八”事變,日本侵略中國,亡國慘禍迫在眉睫,蔣介石不抵抗主義和獨裁統治,極大地傷害了廣大民主人士和國民黨內進步力量的愛國熱情,他們公開亮出了反蔣、聯共抗日的旗幟。 1937 7 7 日,盧溝橋的槍聲,暴露了日本帝國主義吞并整個中國的狂妄野心,同時也成為中國人民抗日民族解放戰爭的信號。經過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逼蔣抗日以后,公開分裂、對抗了 10 年之久的國共兩黨,在抗日戰場上再次成為并肩作戰的友黨。國共合作的政治氛圍,鼓舞了各民主黨派、進步團體和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應該說,抗日戰爭初期,南京政府對抗戰還是積極的。在蔣介石統領下,國民黨愛國官兵不畏強敵,浴血奮戰,挫敗了日本侵略者聲稱“三個月占領中國”的神話。然而,在抗戰進入相持階段以后,日本侵略者認識到侵略中國的阻力主要來自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抗日革命根據地的人民,因此對國民黨采取誘降的政策。國民黨頑固派在敵人誘降政策面前,利用日本帝國主求者的手消滅共產黨、扼殺進步力量的念頭,又重新膨脹起來。他們蓄意破壞國共合作,策劃投降反裂活動。抗日軍民用鮮血換來的團結抗戰局面,籠罩著一團濃重的陰影。 

  九三學社的創始人在國共兩黨對待日本侵略者的不同態度中,認清了只有中國共產黨才是真正代表歷史發展的方向、代表中國人民最根本的利益的,他們確定了跟共產黨走的正確道路。 

  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是九三學社產生的政治基礎。 

  早在 1939 12 21 日,中共中央〈關于組織進步力量爭取時局好轉的指示》中指出:“一切站在國共之間主張堅持抗戰團結進步的所謂中間力量,最近期間表現出政治積極性日益增長,成為推動時局好轉的極重要因素,因此,我們應用極大努力幫助他們用各種方式組織起來。”1940 3 11 日,毛澤東在《目前抗日統 一戰線中的策略問題》報告中指出:“在中國,這種中間勢力有很大的力量,往往可以成為我們同頑固派斗爭時決定勝負的因素”,因此,“爭取中間勢力是我們在抗日統一戰線時期的極重要的任務”。在國統區工作的中共領導人周恩來、董必武、林伯渠、吳玉章、鄧穎超等,根據中共中央的精神,在重慶經常同愛國民主黨派和人士接觸,參加他們的活動,分析國內外形勢,闡明中國共產黨的方針政策,對他們給予鼓勵、支持和推動。 

  1941 1 4 日,蔣介石在安徽省茂林策劃了令人發指的“皖南事變” 。在大后方,國民黨頑固派也加快了摧殘民主力量的步子。廣大人民對國民黨這種反動的倒行逆施、專斷獨裁極為不滿。同年春的一天,周恩來在重慶俄國餐廳約請各黨各派的領袖 ( 反動黨派除外 ) 吃飯,出席的有張瀾、沈鈞儒、黃炎培、許德珩、章伯鈞、羅隆基、張申府、梁漱溟等。周恩來對大家說:當前人民群眾和各黨各派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強烈不滿,有必要申張民主、反對獨裁。我們經過討論研究,認為有必要組織起來,成立中國民主政團同盟,要求團結抗戰,要求民主。大家一致感到,政治不民主,抗戰勝利必無可能。而為了促進抗戰勝利,必須加強全國之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號召下,遂成立了中國民主政團同盟。許德珩被推選為該組織的聯絡部副部長。 

    抗戰后期的形勢促使九三學社產生。抗日戰爭后期,是中國民主勢力與法西斯反動勢力大決戰的時期,也是國際民主勢力同世界法西斯反動勢力大決戰的時期。 1943 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發生重大變化。2 月,蘇聯軍隊取得斯大林格勒戰役的偉大勝利,不久,向德軍發動反攻。 7 月,英美聯軍占領意大利南部,意大利發生政變,并于 9 月向英美投降,退出法西斯同盟。 9 月,中、美、英在緬甸對日軍開始反攻,日軍逐漸陷入不利地位。 

  日本帝國主義為了挽救它在太平洋戰場上失利,援救它侵入南洋的孤軍,并摧毀美軍在中國華東、華南的空軍基地,于 1944 4 18 日首先從河南發動了向國民黨戰場的平漢、粵漢和湘桂鐵路沿線新的進攻,號稱“一號作戰”。在日軍的進攻面前,國民黨軍隊除少數戰役進行了較激烈的抵抗外,大多數的情況是一觸即潰,出現了國民黨戰場大潰敗的局面,在 8 個月里,喪失了河南、湖南、廣西等省的大片國土。這次豫、湘、桂地區作戰,充分暴露了國民黨軍隊的腐敗。由于國民黨當局政治上愈來愈腐朽,經濟上陷入全面危機,和采取積極反共、消極抗戰、避戰、觀戰的政策,致使它的軍隊在敵人面前,幾乎完全喪失了戰斗力。 

  1944 年下半年,日本帝國主義對我回大西南地區發動新的進攻,桂林失陷、川黔吃緊,而國民黨反動統治集團中投降空氣濃厚,法西斯反動勢力猖獗,國統區軍事、政治、經濟的全面危機日益加劇,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嚴峻的形勢,使愈來愈多的人們認識到,不內爭民主,就不能外御強寇,就無法解救中華民族于危亡之中。在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和感召下,國統區的抗日民主運動風起云涌。正是在這國家民族的危急關頭,國民參政會中的中共代表林伯渠,適時地在三屆三次國民參政會上,提出了“廢除國民黨一黨專政,召開各黨派會議,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主張,立即得到社會各階層人民的熱烈響應。后來,中國共產黨又向國民黨當局書面提出建立民主聯合政府的主張。 10 10 日周恩來在延安發表演講,進一步闡明召開各方代表參加的緊急國事會議,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具體步驟和方法。共產黨關于民主聯合政府的主張反映了當時全國各階層人民的一致愿望和要求,抗日民主運動掀起新高潮,進入以建立抗日民主聯合政府為目標的新階段。 

  為響應中共的號召,抗戰時期先后來到重慶的一部分文教、科學技術界的高級知識分子許德珩、潘菽、梁希、黎錦熙、君展、涂長望、張雪巖、黃國璋、葉丁易、稅西恒等,發起組織了“民主科學座談會”,討論民主與抗戰問題,主張“團結民主,抗戰到底”,發揚“五四”反帝反封建的精神為實現人民民主與發展人民科學而奮斗。這個組織就是九三學社的前身。

第二節     “民主科學座談會”的主張及主要成員

  一、“民主科學座談會”的主要成員是“五四運動”中的領袖人物和積極分子

“民主科學座談會”是九三學社的前身,它是抗戰時期從各地先后來到重慶的一部分文教、科學技術界的高級知識分子,為響應中國共產黨“結束一黨專政,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主張而發起組織的。因為它的主要發起人或是“五四運動” 中的著名人物,或是運動中的積極分子,所以這個團體,從發起伊始,就帶著較為濃重的“五四運動”的影子和色彩。它的名稱中有“民主”、“科學”二詞,這正是“五四”新文化運動所揭舉的兩面旗幟。“民主科學座談會”的政治主張是:繼承和發揚“五四運動”徹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飛科學的精神,倡導“團結、民主 , 抗戰到底”,反對國民黨一黨獨裁統治,積極響應中共“結束國民黨一黨專政”的主張,主動地加入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當中去,在促進民主政治和團結抗戰方面,起積極的作用。抗戰勝利后,它發展成為一個民主政團,即九三學社。  

  “民主科學座談會”的主要發起人許德珩 (1890-1990) 字楚生,江西德化 ( 今九江市 )人,他是“五四運動”的學生領袖之一受北京學生聯合會的委托,起草了《五四宣言》,參加了示威游行,他是當天被北洋政府逮捕的 32 名學生之一。“五四運動”后,為了尋求救國救民的道路赴法勤工儉學,1927 年回國參加了大革命。“九•一八”事變后,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是一位著名的愛國民主人士。 

  許德珩是抗戰時期國民參政會的參政員,1938 年,他因出席國民參政會來到戰時的陪都重慶。在歷屆國民參政會上,他目睹國民黨對日妥協投降,對共產黨及進步的黨派團體和革命人民無情鎮壓、迫害的反動行徑,使他愈來愈堅定地站在共產黨的一邊,同共產黨一起,與國民黨頑固派進行堅決的斗爭。 

  潘菽 (1897-1988) 字水叔,早年稱潘淑,名有年。江蘇宜興陸平村人。潘菽早年在北京大學讀書時,積極參加了“五四運動”,是“五四”當天被逮捕 32 名學生之一。在抗戰時期的重慶,他與許德珩一見如故,成為親密的戰友。潘菽在抗日戰爭時期的重慶,發揮了聯系愛國民主人士同中國共產黨合作的橋梁作用。當時的中共《新華日報》社社長潘梓年是潘菽的長兄,當時負責中共統戰工作的潘漢年是潘菽的堂弟。 潘菽因為這種關系,同《新華日報》社聯系十分自然而方便,通過潘菽的介紹和聯系而同中共建立了親密關系的愛國民主人士不在少數。在民主科學座談會和籌備成立九三學社的過程中,潘菽根據周恩來的建議,曾經分三批介紹了一些科學技術界的高級知識分子參加九三學社,對形成九三學社的組織特點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抗戰中期,著名的地理學家、中國地理研究所所長黃國璋在重慶工作。1945 年初,黃國璋被西北師范學院借聘到蘭州講課。當時黎錦熙在西北師范學院教授,袁翰青也在該院兼課,他們都是老朋友,都是“五四運動”的積極分子。經黃國璋的介紹,黎錦熙、袁翰青參加了“民主科學座談會”。九三學社成立時,黎錦熙在蘭州,但還是被公推為九三學社的監事會監事。由此可見黃國璋在九三學社的組織建設上所作的貢獻,他是九三學社第一位負責組織工作的人,是九三學社第一任組織委員會主任委員即組織部部長。 

  二、文教、科技界的知識分子是“民主科學座談會”的主體 

  幾乎是在“民主科學座談會”活動的同時,由重慶中央大學教授梁希、金善寶、潘菽、涂長望、干鐸、李士豪以及重慶大學的謝立惠為主要成員的“自然科學座談會”也在活動。“自然科學座談會”的成員,大都是大學教授、科學家。他們中的一些人也參加了“民主科學座談會”。 

  “自然科學座談會”的核心人物梁希,是我國現代林學界的一代宗師。他精深的科學造詣,高風亮節的道德情操,自然地成為“自然科學座談會”的受大家擁戴的核心人物。 

  梁希(1883-1958), 浙江吳興(今湖州)雙林鎮人。原名曦,字索五;后改名希,字叔五 ( 或叔伍 ) 青年時期適值戊戌變法。 1900 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他目睹清廷昏庸腐敗,在“武備救國”的思想支配下,投筆從戎。 1905 年進浙江武備學堂學習西洋軍事,1906 年被選送日本留學,入日本士官學校學習海軍。在日本,他受章太炎等影響,加入孫中山先生建立的中國同盟會,經常在東京出版的《民報》上撰寫詩文,討伐腐敗辱國的清王朝。1911 年辛亥革命爆發,他回國參加了浙江湖屬軍政分府新軍的訓練工作。辛亥革命后,他又回到日本士官學校。 1913 年因不滿日本士官學校學生歧視和欺侮中國學生,改入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林科學習自然科學,專攻林產制造學和森林利用學。 1916 年學成回國,應聘于北京農業專門學校,開始了他的教書生涯。在該校任教 7 年中,他深感我國林業科學找術落后。于 1923 年辭去教席,自費前往德國德累斯頓薩克遜森林學院學習歐洲先進的森林利用和林業化學方面的科學技術。 1927 年學成歸國,先后在北京農業大學、浙江大學任教。他在焦急憂慮中尋找著中國的出路,但國民黨政府政治腐敗、官貪吏虐的現實,一次又一次地使梁希失望。 1932 年,因國民黨要人利用職權排擠進教授,梁希同金善寶等 60 多位教師一起辭職以示抗議。 在離開浙大農學院赴南京中央大學任教前夕,大家在西湖聚餐,梁希痛斥反動當局對高等教育的元知和反動派利用各種條件互相爭權奪勢的種種勾當,并即席賦詩:“湖上起風波,湖邊飲太和,南國山河小,東林意氣多…… ”。國民黨某要人是梁希的同鄉,多次想拉他去官場,他不為權勢所誘,決不為他們捧場。 

  “自然科學座談會”的另一位重要成員是我國農學界的一代宗師、被譽為“東方神農”的金善寶。金善寶與梁希是在浙江大學、中山大學相處多年,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中央大學遷至重慶后,梁希和金善寶同居一室,梁希長金善寶 13 歲,兩人朝夕相處,情同手足。 

  金善寶 (1895-1997), 浙江省諸暨縣人。他為我國農業科學和農業教育事業作出過卓著貢獻。 1939 年由他選育的小麥品種“南大二四一九”先后在我國20 多個省、市、區推廣種植,面積達 700 余萬畝,應用時間達二三十年之久。他不但是一位杰出的科學家,而且是一位積極參加愛國民主運動的堅定的愛國主義者和民主戰士。他是“自然科學座談會”的重要成員,同梁希、潘菽、涂長望等一起,積極參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愛國民主運動。 

  涂長望 ( 19061962),湖北武漢人,赴英國攻讀氣象學。留學期間,接受馬烈主義,同英國共產黨、中共地下黨聯系密切,參加第三國際領導的秘密革命活動。 1934 年應竺可楨聘請回國任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研究員,歸國途中參觀訪問了蘇聯。1935 年,積極參加“一二•九”運動。1937 年遷重慶,任中央大學教授,積極參加愛國民主運動,是“自然科學座談會”的重要成員之一。 

  1937 年,梁希、金善寶等教授隨中央大學遷到重慶沙坪壩,他們來到抗日戰爭時期的舊都重慶,看到的是在國民黨統治下,政治腐敗,經濟蕭條,法西斯反動勢力猖獗,陰霾籠罩,黑云壓城,令人窒息的情景。科技文教界的朋友普遍感到茫然和苦悶。一次偶然的機會,梁希看到了《新華日報》,像久旱逢甘露般地閱讀了報上所有的文章。從此梁希便成為《新華日報》的忠實讀者,每期報紙,他都是一字不漏地仔細閱讀,到了飯可不吃,《新華日報》一日不可不讀的程度。梁希同潘菽雖然同是中央大學的教授,但平時沒有交往。中央大學遷到重慶以后,梁希聽說潘菽與《新華日報》社有來往,就主動與潘菽接近,交談有關抗戰問題,特別是中共方面的情況,梁希更為關心。談過幾次之后,覺得很好,約定各自找一些朋友來一起談。時間是每星期找一天晚上,地點是在同事李士豪的房間里,他單身住一個房間,來往的人也很少,地點也較僻靜。中央大學的涂長望、干鐸, 重慶大學的謝立惠先后參加進來。較后參加進來的還有在附近一個工廠里工作的錢保功,還有一位在附近一個研究所工作的同志,由于這個同志不久就去世了時間久遠大家都記不起他的名字了。還有一些臨時來參加一二次座談的同志。活動的內容主要是交換所聽到關于時局的消息,特別是延安方面的消息,議論抗戰局勢問題。尤其是延安方面的政治主張和政策及言論,是大家最關心最急切希望了解的。后來又增加了學習馬列主義代表著作的內容。這就是“自然科學座談會”。這個組織并不保密,但參加的成員卻是不公開的。潘梓年經常直接或間接地指導這個座談會的活動。因此,這個座談會與《新華日報》社有了密切的關系。《新華日報》在當時的重慶,像一座熠熠閃光的燈塔,沖破黑暗,驅散嚴寒,給人民以光明和希望。 座談會的同志經常參加《新華日報》社組織的各種活動,也經常去周恩來住所聽抗戰形勢報告和參加座談會。在中國共產黨的幫助教育下,大家的覺悟不斷提高,后來成為《新華日報》的親密戰友,并應周恩來、潘梓年的邀請負責編輯《新華日報》的《自然科學副刊》。對中國共產黨了解愈多,便油然產生一種向往之情。 1941 年“皖南事變”發生后,梁希、金善寶不約而同地產生了去延安的念頭他們分別向周恩來、林伯渠談了想去延安直接參加革命工作的愿望。周恩來、林伯渠十分贊賞他們追求進步的表現,同時鼓勵說服他們留在重慶更好地發揮作用。在梁希、金善堂、涂長望等科學家的帶動下,“自然科學座談會”的大部分科學家都留在重慶,團結廣大科學技術界的人士,參加了在國民黨統治區的愛國民主運動。為了擴大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 他們在周恩來、潘梓年的授意下,積極團結生多的科學技術工作者和文教工作者, 成立“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參加協會的有竺可楨、李四光、任鴻雋、丁愛年、嚴濟慈等 100 多位著名的科學家。同時,由許德珩、潘菽、黃國璋等發起“民主科學座談會”時,經周恩來、潘梓年授意,“自然科學座談會”的同志,由潘寂介紹,先后以個人身份參加了“民主科學座談會”,使“民主科學座談會”成為一個以科學技術界、文化教育界高級知識分子為主體的民主政團。 

  加入“民主科學座談會”的文教、科學技術界的知識分子,大部分是潘菽介紹進來的,構成了“民主科學座談會”的主體。比如九三學社發起人之一稅西恒、盧于道,就是較早地由潘菽介紹參加“民主科學座談會”的高級知識分子。稅西恒 (1889-1980)又名紹圣,四川瀘縣白云鄉人。他熱愛祖國,向往革命,愛憎分明,是當時重慶著名的愛國民主人士。1937 年,國民黨政府教育部長朱家騁,以留德同學的名義邀請稅西恒出任四川教育廳廳長,他不愿同流合污,以“不會做官,只能教書”為由堅拒不任。而由中共南方局籌劃創建的蜀都中學邀請他做校董事長,他則不畏風險,欣然就任。后來這所中學成為中共地下黨培養革命干部和從事地下工作的據點。在抗日戰爭中,稅西恒積極主張團結抗戰。 1937 年潘菽隨中央大學來到重慶時稅西恒是中央大學隔壁的重慶大學教授他們認識后由潘菽介紹認識了許德珩,并參加“民主科學座談會”。稅西恒參加進來之后,“民主科學座談會”活動地點就從許德珩家改在稅西恒任總工程師的重慶自來水公司里稅西恒為活動提供了適宜的場所和條件。稅西恒是九三學社第一位負責經費和財務的人,在這方面,也可以說功不可沒。 

  “民主科學座談會”當中,還有一位極富傳奇色彩的宗教界的人士,他是張雪巖先生。張雪巖 (1901-1951) 原名張松華,山東激坊固堤鎮大常瞌村人。第一次世界大戰起,他被法國當局招募赴歐洲戰場服役,備受洋人欺凌。在服役期間,足跡遍歐洲。他憑自學,熟練地掌握了英語,并自學政治、經濟、文化知識。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他回國參加了轟轟烈烈的“五四運動”,以后先后投奔過張作霖及山東地方武裝,意在掌握武裝,均失敗。輾轉至上海,從事文學創作,獲李提摩太文學獎。 1930 年考入南京金陵神學院,步入宗教界。畢業后,任全國基督教青年會總干事,創辦面向農村、農民的《田家》半月刊,辦刊宗旨是:“為真理說話,替正義作聲;農民是國本,知識是力量”。抗戰期間積極宣傳抗日,以后又赴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進修,后轉入美國康乃爾大學并獲社會學博士學位。 1940 年回國,繼續主持《田家》的工作并出任齊魯大學歷史系主任。 1945 年在重慶參加“民主科學座談會”,是九三學社的發起人之一。張雪巖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下,以宗教為掩護為九三學社提供了安全的活動場所,也可以算是獨特的貢獻。 

  三、“民主科學座談會”的其他重要成員 

  “民主科學座談會”的重要成員中也有一些人是國民黨的左派人士。 

  褚輔成 (1873-1948) 字慧僧,浙江嘉興人。他是著名的國民黨元老之一。1927 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時,懷疑褚輔成是中共黨員,押送至南京,后查無實據,蔣介石親自賠禮道歉,褚輔成拍案痛斥蔣介石背叛孫中山先生,被譽為是敢拍案痛罵蔣介石的國民黨人之一。 

    張西曼 (1895-1949 ) 又名百祿,南長沙林。他曾三次謁見孫中山,建議效法蘇共,改造國民黨,建議施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九一八事變”后,張西曼是國民黨政府的立法委員、蒙藏委員會委員。他力主停止內戰,對日絕交、宣戰,但他的建議不但不被蔣介石采納,而且蔣介石原定委任他擔任湖北省主席的決定也被撤銷了。張西曼在當時積極聯絡國民黨高層人士,支持保護抗日的組織及其活動。 1936 年“南京抗日救國會”在中共地下黨組織領導下,發動大規模的抗日救國群眾運動,張西曼給予大力支持,請出國民黨元老張繼主持大會,請出何香凝、柳亞子、經亨頤等國民黨左派元老到場簽名,國民黨特務看到有許多“民主科學座談會”的重要成員中,有張學良的重要幕僚王卓然,馮玉祥的重要幕僚孟憲章、吳藻溪。孟憲章是抗日民族英雄吉鴻昌的親密戰友,吳藻溪是“一二•九”運動中的著名學生領袖之一,他們都是九三學社的發起人。

    
    
    
    
    
    
快乐十分任选五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