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旬陽縣
來源:九三學社北京市石景山區工委  郝若玲  日期:2008-12-03  瀏覽次數:


漢水邊的旬陽新城


旬陽是35年前我工作過的地方。

1968年在歡迎北京第一批赴西北6·26醫療隊歸來的大會上,周恩來總理號召北京醫學院校的畢業生到缺醫少藥的西北五省去工作。我由學校分配到陜西省安康地區旬陽縣。

旬陽縣的鄉鎮都坐落在秦嶺的大山中不通公路,只有縣城和三個鎮在漢江邊,交通僅靠每天一班由安康途經旬陽到白河的小客船。每年枯水季節,船要停航一個月左右,這時報紙信件都無法收到。我被分配到位于漢江邊的呂河區醫院,有許多西安醫學院的同學被分配到位于大山中的各個區醫院。山里的鄉鎮沒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是徒步爬山,用背簍背著行李走,有的鎮要走兩天才能到達。

由于山區土壤貧瘠,當地的農村只種白薯和豌豆。那時,我們吃的是豌豆面面條和玉米糝糊糊,菜只有一種用白薯秧腌制的酸菜。由于糧食短缺,農村的一些壯勞力經常用生柿子充饑。我們經常遇到因柿石引發腸梗阻,需要手術治療的病例。由于交通不便,看病十分困難,病情常被拖延,經常是病入膏肓了才用滑竿抬著病人,步行幾十里山路來到區縣級醫院救治。  

1970年開始修的鐵路襄渝線,由湖北襄樊經陜南的白河、旬陽、安康到四川的重慶。鐵道兵來了,先在漢江邊放炮開山,沿江修筑用于物資運輸的公路,然后開山修隧道。這條鐵路大部分是在隧道中通行的。我曾在鐵路工地醫務室,為修鐵路的民工看了一年多時間的病。只可惜未等鐵路修通,我因工作調動,離開了旬陽。

離開旬陽已有35年了。旬陽的條件十分艱苦,但那是我步入社會走上工作崗位的第一站,在那里的工作和生活經歷深深地留在我的記憶中。

今年,我和愛人決定去探訪曾經工作過的地方。帶著一顆思念的心,坐上了襄渝線火車。到達旬陽站下車后,卻找不到當年縣城的影子,看到的是一座現代化的繁華山城。沿江寬闊的馬路邊高樓聳立,商店、飯店琳瑯滿目。馬路上公交車、出租車行如流水。一打聽才知道,這里是新縣城。我們乘坐出租車來到美華大酒店,這是一家三星級酒店,入住后感到房間的設施及服務水平都不亞于北京的三星級酒店。

放下行李,我們就迫不及待地來到城中瀏覽。首先找到的縣醫院已不是過去的平房小院,而是一座現代化樓房,大門旁掛著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牌子。人是懷舊的,看過新城,我們來到了十里路外的老縣城。老城位于漢江北岸的小山包上,旬河環繞著它自城北向東向南流入漢江。老城依然那樣古樸、寧靜。城中只有兩條像北京胡同那樣窄的小街,一級級的石階通向山頂。縣醫院的舊址在接近山頂的地方。上個世紀70年代,城中只有兩家小飯鋪,一家商店。由于新城位于老城的東北處,旬河由兩城之間蜿蜒流過,形成了猶如太極符號的地形,故旬陽又稱為太極城。                                                      

來到旬陽的第二天,我們去了呂河。呂河位于縣城的西邊,漢江的南岸,距老縣城30里路。在呂河工作的五年中,我多次往返于呂河與縣城之間,如果趕不上每天一班的船,就要徒步行走在漢江邊的小路上。現在有了國道,可以乘坐出租車,也可以乘坐招手即停的面包車。在與出租車司機的交談中得知,旬陽縣有三百多輛出租車,可以從旬陽去西安,去安康,去漢中,去湖北的十堰等地。現在從縣城到各個鄉鎮全通車,漢江中已不行船了。來到呂河醫院舊址,老房子還在,但只是一座閑置的危房。新醫院增加了病床數量。在和一位婦產科醫師交談中得知,在計劃生育指標內的農村婦女,在區醫院進行圍產期保健及生育的,全部免費,不花一分錢。

在旬陽兩天的探訪中,感受到翻天覆地的變化。襄渝線鐵路給陜南這一閉塞的,經濟落后的地區帶來了商機。是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促進了這個地區經濟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過去只吃白薯秧、豌豆面的地區,現在已是大米白面,各種蔬菜水果應有盡有。這一巨大變化就是改革開放結出的碩果。   

 

    
    
    
    
    
    
快乐十分任选五万能码